养生网养生指南:

让愉悦和顿悟一起攫取我们

发布时间:2010-10-16 10:11:16 浏览:3312 来源:老中医养生网

  曾经介绍过伊东宽,今天还是要再介绍一下,因为我觉得很有必要。

  提起图画书,我们可能会条件反射地想到《猜猜我有多爱你》、《逃家小兔》、《爷爷一定有办法》……确实,这是一些如雷贯耳、一言九鼎的图画书,而我们以及我们的孩子终生阅读的动机,应该是摆脱这样的条件反射,多想到一些不同的人名,或生疏一些的人名。

  如今,不是要天真地寻找冷门,逼别人对我们错愕和佩服,我们只是为了不错过更多的美好和温暖。伊东宽——这个名字在日本的图画书界代表着幽默、逗趣与暖暖的温情。这是一个可爱到无邪的老头子,他的作品总能让人哑然失笑。那么,就让我们去他的地里偷白菜吧,让我们去他家门前偷偷地停车吧。我强调这回要讲那些你不曾注意过的图画书,因为它们刚刚在中国问世,气场还不够足,所以我理所当然地要为它们捧场。

  Tips:

  《鲁拉鲁先生请客》:鲁拉鲁先生一贯严格按照学过的步骤做菜,他相信这样做出的菜才好吃。一天,他邀请客人们来吃饭。结果那些狗啊猫啊迫不及待地来了,他们迫不及待地吃掉了要做意大利番茄鱼汤的鱼,吃掉了要做法式鲜虾奶汤的虾以及其他的原材料。鲁拉鲁先生目瞪口呆怒火中烧。于是,他火山爆发了:他把大家正吃着的东西一样一样地抢过来,自己吃了起来。

  看鲁拉鲁先生也加入,大家更来劲地大吃特吃。在狂轰滥炸地吃啊咬啊嚼啊的过程中,大家都感到特别痛快好玩,不管吃什么,都非常香甜。堆成山的材料一眨眼的功夫都被吃得干干净净。吃饱喝足之后,所有的人都幸福地、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躺着。最后大家满足地告辞了,“欢迎下次再来!”鲁拉鲁先生也心满意足地目送大家回去。

  《鲁拉鲁先生的自行车》:每个晴朗的星期天,鲁拉鲁先生都骑着他的自行车出门。他上坡,然后休息一会儿,再下坡,到河边吃午餐,最后沿原路回家。

  又是一个晴朗的星期天,当鲁拉鲁先生推着自行车要出门的时候,小老鼠问:“能把我驮在你后面吗?”鲁拉鲁先生欣然同意。

  这下糟了,小老鼠一招呼,所有的动物一下子从四面八方涌出来,都坐到了自行车后座上。鲁拉鲁先生驮着小山似的动物们使劲地骑啊骑啊。摇摇晃晃上了坡,还没等在山顶休息,自行车不受控制地向坡下滑去——鲁拉鲁先生和所有的动物们冲进了山下的小河里。

  他们在小河里打水仗、捞鱼,玩了个痛快,然后享受了美好的阳光和食物。最后鲁拉鲁先生又驮着小山似的动物们回家了。

  《鲁拉鲁先生的院子》:鲁拉鲁先生希望他心爱的草坪院子总是保持干净、整洁、完美无瑕,为此他不惜天天辛辛苦苦地修整,甚至与四周的动物们敌对,每天都神经兮兮地用弹弓赶走它们。

  一天早晨,鲁拉鲁先生朝院子里望去,吃了一惊。他迷迷糊糊地看见一截大木头横在草坪上,便气愤地朝木头踢去——谁知道木头活了,原来是一条大鳄鱼!

  鳄鱼请鲁拉鲁先生躺在草坪上,它说:“小草软软的,扎着肚子,真的很舒服!”

  鲁拉鲁先生只好遵命。咦,真的,躺在草坪上真的很享受啊!从此以后,鲁拉鲁先生再也不禁止动物们光临了。最后的画面是,所有的动物和鲁拉鲁先生都躺倒在草坪上,舒服得眯起了眼睛。

  “鲁拉鲁先生”系列故事一开始都是絮絮叨叨的,人物是平静的,风格是舒缓的,但沉静之中是一种势能的积累,犹如水越积越高,直到最后势如破竹一泻千里。伊东宽擅长在结尾处营造乱哄哄的热闹场面,故事的最后都以狂欢式的画面划上句号,如烟花绚烂在空,让人感到滴滴香浓,意犹未尽。

  讲故事是伊东宽的强项,他的故事语言有声有色,韵律节奏十足,拟声词、象声词总是恰到好处地出现;他的故事内容起承转合一波三折,常常给小读者一个出乎意料的大团圆结局,这符合孩子的审美情趣和接受心理。阅读说到底是一次慨叹,一次被感动的过程,它能让我们的孩子钦佩和折服,让他们热爱和激动,这就是阅读的全部,有什么能比激荡孩子的心灵更重要的呢?

  从这套图画书的封面、扉页的色彩及背景透露出的信息都暗示了这是一本轻松愉快的书,可是如果你把它看成晶晶亮透心凉的雪碧,那你就大错特错了,这貌似雪碧的东西其实是一瓶二锅头,它后劲十足,蕴藏了很多深意。自从看过了大长今,大家都学会一招,如果没有爱心,做出来的饭就不好吃。继而《鲁拉鲁先生请客》告诉小朋友,有了爱心,饭不用做也好吃。同样《鲁拉鲁先生的自行车》和《鲁拉鲁先生的院子》也讲了这个道理:什么是爱心,什么是分享,什么是友谊,什么才是生活中真正的美,人是可以诗意地栖居的。

  “鲁拉鲁先生”的故事讲的都是美好的爱。要知道,从孩子们出生的那一刻起,父母就用他们的爱来抚养他们。也就是从那一刻起,他们把一种爱的能力注入了孩子们的生命。有人说,一个两岁的孩子就具备感恩的能力了。当孩子因感受到爱而拥抱亲吻妈妈,因信任而紧紧拉着爸爸的手的时刻,那就是生命最初的感恩。在孩子懵懂的婴儿期,你给他讲了一个故事,就像石头扔进池塘一样,你永远不会知道,那块石头引起的涟漪能有多远。

 所有好的图画书都是“简单”与“深刻”的完美结合。我把这句话扔在这儿,不解释。解释是别人的事儿。任何人都可以就此回想一下自己所读过的任意国家、任意风格的好的图画书,它们都将符合我扔在这儿的这句话。“鲁拉鲁先生”的阅读是一种充满浪漫主义、理想主义的阅读,它将令孩子心驰神往。这种阅读的确有点儿创世纪的味道。神说,要有光,于是,这个世界就有了光。这是一种多么神奇,多么神勇的伟力。

  有一些书,孩子们是可以轻快地一览而过的,当翻到下一页的时候,他们已经淡忘了前一页的内容;有一些书,孩子们是需要恭恭敬敬地阅读的,不必对其中的故事妄加评论,任意发挥;然而,还有一些书,孩子们会如此长久而深情地挚爱着它们,不断重温,不断升华。这些重温,不是简单的画面和文字的重复,而是舒展的心灵、愉悦的情绪、怡然的氛围、浓郁的亲子感情的叠加,是由图画书牵扯出的情愫,它将成为孩子生命成长的维生素。

  孩子们的本领和能力常常是在无意识中获得的,很难说他们的某些能力来自哪一本书,因为他们阅读的时候,实际上不是看和听,而是把美丽的画面和词句含在嘴里,嘬糖果似的反复嘬着,品烈酒似的一小口一小口地呷着,直到那些画面和词句像酒精一样溶解在自己的身体里。它们不仅渗透进孩子的大脑和心灵,而且还在他们的血管里奔腾,冲击到他们的每根神经末梢。

  在图画书的阅读中,细节是作品中最丰润、最柔软,也是最为孩子们注意的地方。“鲁拉鲁先生”的细节很多,尤其是鲁拉鲁那小得豆点儿似的眼睛表现出的迷茫、惊讶、兴奋、满足,简直把一个小老头的有趣活灵活现地展示在我们眼前。我们读到的故事和孩子们读到的故事其实可能不是同一个故事,比如看《鲁拉鲁先生的院子》,孩子们注意到的可能是他早晨起床没戴眼镜,所以才会把鳄鱼当木头踢,从而引出了后面的故事。他们记住的,也许只是没戴眼镜的鲁拉鲁先生的眼神十分滑稽。没有关系,没有关系的,不管孩子记住了什么,只要他们被艺术感染过,只要他们的心在故事里浸湿过,这就足够了。

  在书评的最后,我想讲一个有点儿离题的故事:出演《沉默的羔羊》的安东尼·霍普金斯获得奥斯卡奖的那年,他已老大不小。巧合的是,颁奖的那天正好是他父亲的冥诞。他的得奖感言是叙述小时候常常被父亲托举起来,举得很高,很高,高到几乎就要摸到天花板……最后他说:“今天,我终于摸到了天花板。”我想说的是,给你的孩子讲讲“鲁拉鲁先生”的故事吧,它将带领他们摸到天花板。

  Tips:

  伊东宽:1957年生于日本东京都,早稻田大学教育系毕业。他在校期间,曾加入早大儿童文学研究会(该会以涌现出大批优秀儿童文学家而著名),结识了许多热爱儿童文学工作的志同道合者,在研究儿童读物的同时开始了创作。曾出版《鲁拉鲁先生的院子》(获绘本日本奖)、《云娃娃》(获日本绘本奖的读者奖)、《猴子的日子》、《猴子是猴子》(均获路旁石幼儿文学奖)、《变成猴子的日子》(被选为IBBY优秀作品)、《没关系,没关系》(获讲谈社出版文化奖的绘本奖)、《从下水道出来的朋友》(获儿童文艺新人奖)等多部作品,以诙谐幽默的风格和独特的造型深受读者的青睐。